™™/nÍSîO‹OΘâl‚YUO6e:Wÿ/训 寒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大规模社会运动收场方式无外乎两种:一是以双方妥协达至某种息争收场;二是以决出输赢、一方胜利另一方失败而了结。

  大规模社会运动差别於小规模抗议示威事务可以无疾而终,时间可以成为弥合创伤的良藥。大规模社会运动因其规模、烈度和连续时间与民意高度聚合,很难在短时间内自行消失。以此次政治风浪为例,幕后组织者经由细密的策劃,形成了明确的目的、政治诉求、组织系统和反抗计谋,从最初的蛊惑、裹挟民意,到现在的聚合民意,已形成强盛的反政府气力。此时,政府若是依然採取敷衍小规模抗议事务的方式来举行处置惩罚,期望以时间换取空间,以拖耗来消弭事务,生怕已很难达至令社会满足的效果。

  坚意志下刻意快速平息风浪

  大规模社会运动的组织者当看到自身的气力和民意已经足够强盛,已经足以与政府举行讨价还价时,决不会容易放弃自己的目的。这就像商业生意业务中的讨价还价。此次风浪中的幕后组织者──香港阻挡派为酝酿、发酵和扩大这场风浪,已经久有存心、倾尽全力。他们甚至不惜背上“汉奸”“卖民贼”的千古骂名追求外部势力支持,不惜突破道德、执法和人伦的底线与极端暴力分子为伍,目的就是为了增添与政府讨价还价的政治筹码。因此,当阻挡派和极端激进势力风头正劲时,当他们的政治目的和所谓诉求还没有告竣时,善良的人们万万不要指望这场风浪短时间内能获得平息。

  可是,任何社会运动──无论是闹剧照旧革命,最终都市以某种方式收场。以何种方式收场,则取决於双方气力的对比,而气力对比的转变又取决於双方的意志、刻意、战略结构和双方气力的造就和消耗。当反政府气力生长到自身势力可以与政府一博时,政府若要快速告竣平息风浪的了局,可採取的手段也无外乎两种:一是妥协,二是以压倒性优势取告捷利。

  在处置惩罚任何大规模社会运动时,政府总是处於局部上的被动和全局上的自动。虽然反政府气力总是给施政者带来贫苦,甚至大幅拖低政府的民意支持度,但只要政府不是自动投降,无论是妥协照旧强硬压制,自动权都掌握在政府手裏。

  香港这场旷日持久的、备受天下关注的政治风浪,未来以何种方式收场,最终是取决於政府,而不是阻挡派。以现在形势看,阻挡派不会容易举旗投降,政府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以静待变。但若要将风浪给社会带来的损失减至最低,自动出击也不失为好的选择。

  资深谈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