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U(uL‘Å`CgSã‰qS:g/郑赤琰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自“6.9”大遊行后,香港陌头不停发生暴力衝击警员事务,公共秩序不停被破损,包罗多个港铁站、机场、主要幹道等,都由于激进分子强行佔据而被瘫痪。云云逾两个月时间裏,立法会因大楼被破损十月前无法开会、行政集会几度休会,行政主座怎样应对?建制派在等候。阻挡派提出所谓的“五大诉求”,志在迫林郑下台。中央对林郑信心没摇动,信赖她有措施有能力可把危急战胜,但中央也不讳言有须要时会很快把时势平定下来。

  宣布进入紧迫状态接受机场

  中央对特首的信心,基本上是来自“一国两制”的信心,邓小平早说过:“要信赖香港人能把香港管好,要信赖英国人做获得的,中国人也做获得。”保留港英留下来的制度稳定,就是信赖原有制度在“港人治港”的条件下,照样可以把香港管好。中央之以是不加入当前的乱局,正是由于香港自己的制度仍未到“时穷”,特首手上仍握有很大的权力可以战胜当前的乱局,本文且试举出下列大权等候特首脱手:

  第一,行使酌情权

  除了牢固可让行政主座行使的职权外(见《基本法》第四章第一节),特首亦可因应情形的需要使用酌情权,这个权力可赋予行政主座作出暂时的权力去应对重大问题,像当前阻挡派逾越执法与体制的破损公共利益与社会秩序的团体行动,维持公共宁静的执法职员(警员)已难以实时有用恢复秩序,特首在此时此地便可动用其酌情权,下面是几个例子,特首是可以用其酌情权加以处置惩罚的。

  案例一:机场骚乱

  由於涉及的公共利益损害太大,若机场治理局无法阻止成千上万的激进分子瘫痪机场运作,警方也无法有用阻止,若禁制令也抓不胜抓,这种情形下特首可运用其酌情权。这一来特首不按常理出牌,可打的牌反而更多了,例如把机场周全接受,游客与机场事情职员一律以“特殊通行证”收支,所有通向机场的门路也採取特殊行政处置惩罚(什麼有用措施都可用上!);再不行的话,可思量宣布机场进入紧迫状态,凭据《驻军法》向中央请求驻军协助恢复机场及其相关地域秩序,确保遊客宁静和机场畅顺运作,直到政治风浪竣事为止。这种“局部紧迫状态”好过等到时势周全失控后才宣布全港进入紧迫状态。再否则就关闭机场,游客转由澳门、深圳,甚至广州收支,以应不时之需要!

  案例二:瘫痪港铁

  虽然港铁公司已取得法庭“暂时禁制令”,克制任何人非法地及居心故障或滋扰铁路正常使用及运作、损坏车站内任何财物,及对车站造成骚扰。但禁制令是否有用仍有待视察,若是数以万计激进分子违反禁制令,执达吏只靠一纸禁令,面临人多势众,信赖亦难以执法。若果泛起这情形,特首便可採用酌情权宣布所有港铁车站进入“局部紧迫状态”,向中央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秩序。

  由上两个案例,可以引申到任何涉及暴乱的重大公共地方,都可用同样的措施:紧迫状态。这样做的思量是确保时势不致周全影响民生经济,思量到香港有被周全拖垮之虞,保障全民的饭碗与宁静毫无疑问已是:First Priority(首选),况且宣布“紧迫状态”也是《基本法》赋予特首的正当合宪权力,没什麼负面不负面的问题,只有有无须要的问题!

  第二,扩大行政集会

  《基本法》第五十五条写明:“香港特殊行政区行政集会的成员由行政主座从行政机关的主要官员、立法集会员和社会人士中委任,其任免由行政主座决议……行政主座以为须要时可约请有关人士列席集会。”这条文重点在“须要时”与“有关人士”两点,面临香港现时处於很是时期,现有行政集会恐难於应对当前时势,因此现在正是“须要”的要害时刻。

  凭据此条文,当前有不少危急在各个领域发作,例如政府部门及公共机构员工的歇工危急;学生的罢课危急;质疑警员滥权的危急等等。特首都应快快思量扩大行政会的列席人数,约请执法界德高望重的“高人”列席行会,也可以约请其他陷入歇工与罢课危急界此外“高人”入会。就以歇工来说,有代表性的业界“高人”不乏其人,只要肯恳切物色,不难找到;罢课也然,大学校长或资深教授已往港英时期已名正言顺获邀出任行政局成员,现在云云情形更有须要了!

  至於对警队滥权的质疑,要封住悠悠众口,物色这方面的“高人”指点迷津,很有须要。医疗与教育界职员,一个是医病,一个是教人,都最不应该把政治带入医院与学校,云云严重问题若不早点处置惩罚,对医疗与教育两大公共机构的公信力为害无限,久远而言很有须要周全检验,当前的危急很有须要物色两业界的“高人”入会,共商大计!

  第三,特首另有两把“尚方宝剑”没被善用,就是廉署和审计署,这两个机关依据《基本法》第五十七条与五十八条设立,都是权力特大,而且自力事情,不受其他部门左右,只对行政主座卖力。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