ž[½e '}%`Õl /fÅ_{˜KNV{/文兆基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阻挡派掀起的政治争拗发作至今,已经扰攘两个多月。阻挡派纵容支持者行使暴力,致使社会安宁遭到严重破损。为此,行政集会成员汤家骅日前建议,特首会偕行政集会若以为香港泛起紧迫或危害公安的情形,可引用《紧迫情形规例条例》,订立任何她以为合乎民众利益的规例。

  及后,特首林郑月娥本周二出席行政集会前,也被问及会否引用《紧迫情形规例条例》的问题。特首表现,所有香港执法,若是能够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乱,政府都有责任检视。商务及经济生长局局长邱腾华接受记者提问亦表现,政府会根据“一国两制”、香港执法、政府及市民的配合意愿,思量以任何可行手段处置惩罚。

  平情而论,政府思量引用《紧迫情形规例条例》,着实是瓦解大盗作乱的上佳之策。某水平而言,大盗近月来为何难以摒挡,主要是他们模拟了外国无政府主义者的“黑群”战术(Black Bloc)。他们在每次行动前,都市佩带眼罩和面罩,其功用有二:一是制止吸入防暴警员的催泪气体,二是制止被人认出样貌,减低作案后被捕的风险。

  大盗蒙面有恃无恐

  正因云云,不少西方国家都制订了《禁蒙面法》,把示威者在民众群集时代蒙面,视为意图发动暴力衝击的行为,因而列为克制事项。然而,香港至今未有《禁蒙面法》,致使警方不能单靠示威者蒙面,作为可逮捕的理由,而是要任由蒙面示威者群集,甚至正式发动衝击和破损,才气加以逮捕。云云一来,便大大增添警方的执法难度,亦减低了大盗作恶之后,被乐成治罪的时机率,从而使到大盗们,变得有恃无恐。

  由此可见,政府立刻制订《禁蒙面法》,已是刻不容缓之事,可是我们的立法会大楼已在7月1日被大盗放肆破损,致使立法会无法正常运作。纵然立法会可另觅园地召开紧迫集会,政府也难以循正常方式制订《禁蒙面法》。由于一旦政府宣布立法的话,一定换来阻挡派的强烈阻挡,甚至有可能再次煽惑示威者衝击立法会的暂时集会所在,藉此阻碍《禁蒙面法》的立法事情。

  在此情形之下,特区政府若要阻止大盗继续蒙面行事,便只能由特首会偕行政集会引用《紧迫情形规则条例》第2(2)(g)条所赋予的权力,颁布紧迫禁令,划定任何人除了获得警务到处长发出的特殊允许证之外,不行在民众地方佩带任何面罩、口罩或护目镜,违者视作犯罪,警方可即时逮捕。

  只有这样,我们才气有用瓦解大盗的“黑群”战术。只要大盗不能再佩带面罩,便会有所忌惮,不敢再贸然作出犯罪之事,香港才有止暴制乱的时机矣。 时势谈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