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œ^ NïST´f›RNO4Yÿ/温滔淼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图:警员甘冒生命危险执法,岂容阻挡派假藉“自力观察”名义攻击警队士气\路透社

  自这场政治风浪发作以来,阻挡派每个周末及周日都市打着“遊行”的名义,实则四处搞事捣乱。很显着,阻挡派似乎以为,只要四处破损社会安宁,便能向政府睁开“极限施压”,便能增添政府的管治成本,以及攻击警队的士气,最终逼使政府让步。

  “自力观察”旨在攻击警队

  让人感应失望的是,部门建制中人或政府前高官,头脑并不清晰。他们似乎以为,特区政府只要再作让步,阻挡派便会因此收手。以运输及衡宇局前局长张炳良为例,他在日前接受会见时便建议,特首林郑月娥应该放下身段,正式撤回修例,并建立“自力观察委员会”,便可以“令事态降温”。

  问题是,政府为何要接受阻挡派所提出的部门诉求?他们的诉求合理吗?绝对不是!以“撤回修例”为例,特首林郑月娥早已讲明,条例草案已经“寿终正寝”,即是特区政府已经讲明,无意在今届立法会会期竣事之前,重提《逃犯条例》的修订,比起阻挡派所要求的“撤回修例”更进一步。阻挡派心裏也应该明确,从现时的政治形势而言,政府基础不行能重启修例的立法法式,为何阻挡派硬是不收货?说到底,他们只是製造一个搞事的由头而已。

  至於建立所谓的“自力观察委员会”,事实是要观察什麼?岂非是观察示威者在这次风浪中,事实冒犯了哪些罪行?岂非是观察示威者的武器从何而来?岂非是观察阻挡派有否跟境外势力勾连嘛?若是这些是委员会要自力观察的内容,笔者固然举脚赞成!

  可是,张炳良和阻挡派所建议建立的“自力观察委员会”,又是观察这些问题吗?绝对不是!他的建议实在跟阻挡派一样,是要观察警方有没有“滥权”。问题是,现时香港不是有自力监察警方处置惩罚投诉委员会(监警会)吗?为何需要节外生枝?说到底,这一建议实在是要忽悠政府,除要政府变相认可警方在平乱时确曾“滥权”之外,亦要警方在前线用命之时,还要担忧政府“秋后算帐”,从而攻击甚至瓦解警队的士气。

  让步绝不会令事态降温

  更主要的是,政府若在现在让步,真的会“令事态降温”吗?绝对不会!政府若在对方发动暴乱的情形下让步,等於向暴力低头!等於向阻挡派转达不良信息,使他们以为暴力手段有用!他们非但不会善罢甘休,还会以为政府软弱可欺。最终效果,只会是继续使用暴力手段,甚至将暴力升级,从而逼使政府接纳他们的所谓“五大诉求”。

  事实上,政府从来没有向阻挡派让步吗?不是。阻挡派最初跳出来的缘故原由是反修例,而政府亦已作出让步,宣布条例草案“寿终正寝”,效果是什麼呢?阻挡派变本加厉,提出所谓的“五大诉求”,同时使用更多的暴力手段,以求向政府睁开“极限施压”。在此情形之下,张炳良又凭什麼以为,政府再向阻挡派让步,他们便会因此而收手呢?

  值得一提的是,提议政府再作让步的张炳良,在上世纪八十年月曾是政团“汇点”主席,“汇点”在1994年跟“港同盟”合併为民主党后,他成了民主党首任副主席。这样的一名特区前高官,在现在竟然建议政府向暴力低头,事实是缺乏政治智慧,照旧他在心底裏,仍是阻挡派的同路人?这个问题,各人心照不宣吧!

  时势谈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