ÍSù[>mla NÑn “锺氏民调”出招救亡/方靖之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这场由阻挡派掀起的政治风浪已经连续近3个月,暴力衝击不停升级,对社会造成的破损愈来愈大,大盗同样是损兵折将,已有近900人被拘捕,100多人正被检控,但暴力不停升级,无日无之的不互助运动、破损捣乱、扰乱住民生涯的行动,也引来愈来愈多民意的反感。

  民调效果不符事实

  事实上,近频频遊行人数已经大幅淘汰,一些行动更是发动乏力,基本上只剩下最极端、最死忠的一群,而暴力衝击愈演愈烈,靠近失控,某水平也反映了民意正不停流失,幕后搞手才要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加上特区政府正思量祭出《紧迫情形规例条例》这把“尚方宝剑”,将大大提升政府“止暴制乱”权力,不光可以通过制订种种“规例”制止种种遊行衝击,而且可以使用执法手段针对一班幕后搞手予以拘捕、停止、冻结资金等,对於幕后搞手将施展庞大的震慑作用。

  面临民意下滑,幕后搞手为了救亡,克日再次派出其“御用民调专家”锺庭耀出来揭晓所谓民调,效果显示行政主座林郑月娥和特区政府的民望、市民对中央政府和“一国两制”的信心,均创下新低甚至泛起严重负数云云。锺庭耀已经脱离了港大民研计劃自主门户,建立所谓“香港民意研究计劃”,但其本质和定位都没有改变,都是为政治服务,尤其通常在政治风浪发作之时,“锺氏民调”都市在最适当的时间走出来,饰演指导、伪造民意的角色。

  “锺氏民调”的偏颇、不科学,已往早有大量明证,举其最新的民调为例,民调指受访者对“一国两制”信心淨值为负二十八个百分点,创一九九三年有纪录以来的新低。

  所谓信心原来就不容易量化,真正要量化也不外是要麼有,要麼无,断不行能泛起所谓负数!而且,这个效果也不符事实,从建制派以往的选举得票,从近期数十万市民走上陌头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止暴制乱”,从宽大市民对於中央的认同,这些都显示出民意对特区政府的支持,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一国两制”的信心怎可能是负数?岂非全港750万市民都对“一国两制”无信心,这是事实吗?基础不行能。

  锺庭耀的民调获得所谓对“一国两制”负二十八个百分点的信心浮值,逻辑已经不通,越发与香港真实民情相违。若是市民对“一国两制”云云无信心,阻挡派早已在选举赢到开巷,早已全港民意在手,又何用搞出一场政治风浪,贪图通过暴力衝击夺权?

  锺庭耀的民调又造假民意,从时间点上、从民调效果上显然是为了配合这场风浪而来,贪图为这场风浪添柴加薪。现在所谓的“五大诉求”已经变质,酿成争取“双普选”,以及“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当中已经带有显着的“港独”色彩,贪图抢夺香港的管治权,终於露出了这场风浪的真正底牌。幕后搞手要到达这个目的,必须为这些诉求製造所谓“民意”,於是在个几个月前还诉苦希望筹得600万经费,其时只筹得2万元的“香港民意研究计劃”,突然财来自有方,突然就有了足够的资源不停举行民调,而其民调针对的课题就是两样:一是特区政府的民望;二是“一国两制”的信心。一如所料,锺庭耀也“得”出了偏颇之极的效果,得出了“一国两制”信心淨值负二十八个百分点的谬妄效果。

  这个民调效果客观上正正是配合所谓“双普选”以及“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诉求而来,既然市民对“一国两制”信心是负数,这样大盗争取的“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似乎突然有了民意基础,而由於特区政府民望极低,落实“双普选”也似乎是言之成理,锺庭耀的民调完全是为了政治服务,为了政治“心战”服务。但观察却看不出任何科学性、严谨性,效果更是令人失笑,若是按锺庭耀的民调效果,香港早已翻天了,早已有750万市民上街反政府,阻挡派早已完成了“时代革命”,但这是事实吗?信赖市民自有公论。

  伪造民情挑动风浪

  说到底,锺庭耀又造假民意,不外是为反修例苟延残喘,眼见近期到场行感人数不停下滑,就“造”出民调出来为大盗壮胆,令他们以为自己仍然民意在手,煽惑大盗继续负嵎顽抗,继续做幕后搞手“颜色革命”的烂头蟀。难怪早前一直喊穷的“香港民意研究计劃”,克日表现已筹得542万,按其所说每个民调成本为12万,即是有大把弹藥可以恒久作战。

  不要遗忘,鐘庭耀亦已接受“祸港四人帮”的陈方安生委讬,撰写所谓民间“反送中民情陈诉”,试图製造“民情”继续挑动风浪,“重任”在肩,难怪锺庭耀克日再次高调,这也说明这场风浪已进入民意战阶段,除了特区政府和警方要重手“止暴制乱”之外,市民也要努力发声,表达真实民意,不要被假民调伪造民意,不要被假民调“代表”。

  资深谈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