ÍSNS¿R›RƉ™™/nf‹–:N:YCgÊ~ów/刘兆佳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5

  当前,香港正发生回归以来最严重和为时最久的动乱,动乱事实何时和以何种方式竣事现在尚未可知。此时现在,重温“一国两制”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已往对香港问题的叙述最能发人深省。儘管邓小平先生笃信若是要以宁静方式从英国人手上收回香港与保持香港恒久繁荣稳固,则“一国两制”乃最佳的目标政策,捨此别无他途。可是,思量到香港内部的政治複杂性和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抗拒,邓小平先生从居安思危和深谋远虑的战略高度,早就预见到回归后香港内部和外部反华势力联手在香港製造动乱、并以此牵制中国崛起的可能性。

  为了应对那些可能泛起的动乱,“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都制订了相关的法例和对策,让中央在须要时可以脱手平息香港的动乱,从而保障“一国两制”的运行和维护香港和国家的宁静和利益。固然,若是香港特殊行政区能够自行平息动乱,则“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便更能充实体现。

  香港当前这场特大政治动乱源於香港内部和外部反华势力联手阻挡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并在香港社会引发政治恐慌及反政府和反华情绪,然而,在香港特区政府正式宣布已经彻底终止修例事情,并郑重就有关事情的失误向民众致歉之后,动乱不光没有制止,反而越演越烈,大有一发不行摒挡之势。香港的阻挡派、“港独”分子和激进势力,以致外部的反华势力使用特区政府处於空前弱势的时机,提出更高的政治诉求,矛头甚至直指中央,而其最终目的无疑是要在实质上破损“一国两制”,争取香港的管治权力,让香港走向“完全自治”,更让香港在美国和其西方盟友能够更好地使用香港作为停止中国崛起的棋子或作为与中国博弈的筹码。

  在此次动乱中,“台独”势力所饰演的角色也不行小觑。为了“证实”“一国两制”在香港已经失败和“一国两制”在台湾不适用,“台独”势力在此次动乱中对香港特区政府大加挞伐,全力支持香港的激进势力和“港独”分子,并让他们在须要时可以获得台湾的“呵护”。在本质上,当前的政治动乱可以说是2014年谁人以失败了结的“佔领中环”行动的延续或“死灰复燃”。种种内外反华势力试图借助此次动乱“翻盘”。他们不光希望一举而收复失地,更力争大幅扩大“战果”。那些势力更摆出一副“志在必得”、“不胜无归”的嘴脸。种种迹象讲明,此次动乱关係到国家主权、宁静与领土完整,关係到“一国两制”在香港能否周全和準确贯彻,关係到香港与国家的关係,关係到香港的管治权谁属,关係到国门风誉,关係到中美战略博弈,关係到香港在国际上的定位,也关係到香港的恒久繁荣稳固。

  此次动乱的一个突泛起象是暴力衝击行动的频频发生。大量的违法暴力行为严重破损了香港经济的运作、社会的安宁、治安、人身宁静保障、执法制度、道德底线和香港人一直珍而重之的自由、人权、法治、包容和文明等焦点价值。

  凭据我小我私家的视察,肆无忌惮从事违法暴力行为的人的人数实在不多,其焦点分子的数目应该在两千人左右,其他暴力犯罪分子则不时使用他们提供的时机而加入举事。外貌上这些焦点分子没有组织、没有“大台”(后台或向导)、欠缺周详计劃和缺乏资源,他们宣称他们的行动乃自觉性的行动,行动的目的和方式都是通过相互在社交媒体上的公然与“同等”的讨论而决议。不外,这些违法暴力分子既然能够举行长时间和显然有计谋的战鬥,则我们便很难信赖没有人对他们举行招募、收买、组织、培训、头脑贯注、指挥和源源供应大量所需物资,也很难不让人嫌疑他们的后台是香港的阻挡派、“台独”势力和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事实上。西方和台湾的政客和媒体不停为他们呐喊助威,并忠告中央和特区政府不要对他们以武力相向,否则便会对香港採取行动。

  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之以是不甘於只依赖宁静抗争手段去到达他们的政治目的,是由于他们不以为在此次事关重大的鬥争中单靠宁静抗争手段便能够奏效,以是必须以更猛烈的措施去取胜。他们希望通过发动大量的违法暴力行为来到达自己的差别政治目的,而香港警队则在他们的计谋中成为头号必须打垮的绊脚石。

  他们意图使用暴力手段在香港社会製造恐慌和忧虑,让香港人感应“人人自危”,驱使香港人欺压特区政府答应推行“双普选”来知足他们争取管治权的要求。

  他们希望暴力行为会迫使香港警员以更大的武力举行停止,从而激起那些畏惧武力衝突、恒久对暴力生疏和对西方国家警员的防暴手段不熟悉的香港人对香港警员“突然”“滥用武力”的不满和训斥,控诉香港警员残暴,在香港人和警员之间製造对立,在香港社会製造更大的分化和反抗,让香港乱上加乱。

  如果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员不能够有用遏止暴力行为,则他们的管治威信必受重创,社会上的反政府和愤恨警员的情绪会更为高涨,而政府的管治能力也必会大幅削弱,从而让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取得更大的、可以左右特区政府施政的气力,并因此而取得部门管治权力。

  绵延不停的暴力行为无可制止会削弱香港的经济活力和竞争力、导致各种资产贬值、引发裁员潮和增添民生痛苦。在这种情形下,特区政府会饱受香港人的怨怼和品评,让香港阻挡派有扩大政治气力的时机。

  暴力充斥让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员由于要平乱而疲於奔命,难以集中精神推动有利於生长经济和改善民生的事情。暴力行为会严重损害香港的投资情况和工商业的正常运作,因此会促使工商界联手向中央和特区政府施压,要求他们以相安无事的方式回应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的政治要求。促使香港社会内一些畏惧暴力伸张和抗争不止的“有心人士”或热衷於充当“鲁仲连”的人提出种种实质上是反抗争者有利但现实上却使时势更为杂乱的“建议”,从而对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组成压力。

  若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员最终不能平定乱局,则中国人民解放军或武警便要出动平乱。届时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便会宣告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寿终正寝,目的在於攻击香港人和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也为美国和其西方盟友进一步干预香港事务和向中国和香港实行种种“制裁”提供口实。

  (本文为8月24日天下港澳研究会专题座谈会上的讲话稿上篇,原题为“邓小平论止暴制乱”,有删节)

  天下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