û[ 9h „vzfgaŒTÇRl\赵阳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6

  图:王安忆名动文坛,去年连任上海市作家协会主席 

 

  一个都会生长的“根”,在於求同存异,在於这座都会裏的每一小我私家能够起劲地发现这个都会的漂亮和魅力、不辜负每一天可以为之努力的时机和机缘。每一个生於斯,长於斯的人,都应该有包容的勇气和前行的智慧,在寻“根”之中积贮气力、携手前行、共创未来。

  这个炎天,格外炎热;这个周末,格外喧嚣。从书房的落地窗远眺,青马大桥镶嵌在深邃的蔚蓝之上:大海,晴空,偶有白云飘过,似与白色的船帆对视,温柔又恒久地缄默沉静。然而,电脑的荧幕上不时跳出来的新闻,让我更看到了平静与祥和的背后,这座都会的种种不安:元朗、金鐘、西环……近两个月,这样的不安似乎越来越强烈,一些文友在报刊的文章裏不约而同地发出疑问:这照旧我爱的谁人香港吗?和他们一样,我也一直在思索:这座都会,事实怎麼了?人们不愿容易认同的,事实是什麼?这个都会又将何去何从?

  案头,一本王安忆十七年前出书的散文集《寻找上海》似让我想起了什麼──上世纪一九五五年出生的王安忆,两岁时从南京迁居上海,并在上海渡过了泰半辈子的时光。这“泰半辈子的时光”,提及来容易,可对於王安忆来说,却是十分妨害的人生:一九七○年头中结业后,她脱离了上海,到安徽的农村插队做了一名地隧道道的农民,然后考入了江苏省徐州文工团拉大提琴。直到一九七八年,她才又回到上海,做编辑,直至成为职业作家。她曾说,她的写作离不开上海,儘管上海不是她的出生地,儘管她对这座都会的情绪很複杂,但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我爱它,就像是爱自己的生命。”

  感受上海笑和泪

  散文集《寻找上海》形貌和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爱。她在这本书裏,写了儿时的玩具,写了十二岁时在弄堂之中视察到的上海市井生涯,写了上海方言剧裏展现出的海派文化特色,写了风情万种的老街,斜阳西下时的静穆,黎明初起时的绽放……王安忆的笔下,上海这座都会,始终在时代的前行中转变,可是,她在转变中视察、思索,倾注了自己的情绪,岑寂地分辨着时代的变迁带给一座都会的悲与欢。

  同她创作小说一样,在创作散文的历程中,王安忆的文字始终出现出一种倾向,那就是捕捉蕴含富厚的主题意象,用以营造象征化的、隐喻性的叙述空间,通过意象叠加和组合的方式来结构和拓展叙述空间,使她的叙述虽然岑寂和理性,但能够带给读者极富有立体感和条理感的阅读体验。

  《寻找上海》中的“寻找”,很耐人寻味:上海是王安忆深爱的都会,也是逐日生涯的都会,可是,她却始终以“寻找”的姿态去视察和体验。她寻找的仅仅是一座都会吗?这个炎天,当我重读这本散文集时,我蓦然发现,她的“寻找”,实质上是一种对“根”的探讨:生涯在这个都会之中的人,应该怎样去看待它的生长,它的已往、现在与未来,既要有勇气包容它的过往,也更要有智慧去共创它的明天和未来,这份勇气和智慧,才是一个都会的“根”之所在!

  启发对港爱与诚

  王安忆在书中对她儿时的上海,於优美回忆中也喟叹和影射出都会生长的不足,以及由此带来的小市民的种种不堪;在形貌上海文化积澱的历程之中,也不惜啬对其他地域文化的讚美,可是这种由衷的讚美却让人感应一种自信;在形貌这个都会“人”时,她无心地捕捉却有意地描画了小人物的人性之“大爱”,岂论是乡下人照旧城裏人,在看法、习惯等方方面面的融合之中,互帮相助、平和友善地为都会的生长做出孝敬。

  王安忆在她的《寻找上海》这部散文集中展现出的寻“根”的智慧和勇气,对当下的香港有着主要的启示:对一个都会的真爱,不是暴力、不是诱骗,任何对都会生长阻滞的行为,都意味着对“根”的叛逆。一个都会生长的“根”,在於求同存异,在於这座都会裏的每一小我私家能够起劲地发现这个都会的漂亮和魅力、不辜负每一天可以为之努力的时机和机缘。每一个生於斯,长於斯的人,都应该有包容的勇气和前行的智慧,在寻“根”之中积贮气力、携手前行、共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