ËYÈ~Šbác™™/n?e@\„v,g(/周八骏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6

  从今年3月以来,围绕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执法协助条例》,相当一部门人错误判断香港政局演变。

  迄至6月12日为止,不少人错误地以为,只要知足香港商界及其政治代表的意愿,修订可以获立法会多数通过。这些人不明确,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策动香港的“拒中抗共”政治势力阻挡特区政府修例只是藉口,反修例风浪是一次典型的“颜色革命”,我名之曰“玄色革命”。关於这一点,有些人居然在7月1日极端激进分子攻入立法会大楼后还不醒觉。他们以为2014年“佔中”行动有头无尾征象会重演,於是,停止暴力留有余力。一些人甚至以为,行政主座从宣布暂缓修例到宣布条例草案“寿终正寝”,政府又澄清6月12日下战书暴力事务从未被定性为“暴乱”,阻挡派会逐步收手。

  “玄色革命”旨在争取管治权

  直至极端激进分子7月21日困绕香港中联办大楼、污损国徽、涂写侮辱国家和民族的字句,而且叫唤“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相当一部门人才名顿开,反修例完全是幌子,香港正在发生的是“玄色革命”。

  “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是一个倾覆国家、争取“港独”的政治口号。阻挡派人士明确秘闻,以是抛出种种狡辩。试问:“规复香港”纵然以驱逐内地住民为宗旨,与“香港自力”有何基础区别?“时代革命”纵然以招呼港人反抗所谓“极权”为标识,岂非与推翻国家政治体制如出一辙?

  香港政局演变至此,泛起了两种错误判断。其一,以为中央有所顾忌,不敢对“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愈益放肆的暴乱下手。其二,以为香港已没有几多价值,中央会任其迷恋。

  持后一种错误判断的,主要是一部门内地住民,以及一些从内地到香港事情的人士,不能不指出,同他们的根不在香港或者不计划扎根香港有莫大关係。

  持前一种错误判断的,大部门是香港住民,其中,不乏建制中人和社会精英,不能不指出,同他们属於既得利益阶级有莫大关係。

  这两种错误判断从熟悉角度看则是犯同样的错误,即:忽略香港政局的本质是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策动“玄色革命”而中央必须予以破坏。

  中央必须破坏“玄色革命”、维护“一国两制”,怎麼可能任香港迷恋?

  中央不行能坐视“港独”

  面临“玄色革命”贪图争取香港特区管治权、进而钻营“香港自力”,中央怎麼可能坐视不理?8月7日,在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团结举行的座谈会上,有关部门卖力人提请与会香港各界人士重温邓小平先生昔时关於中央在须要时必须干预香港事务以维护国家主权、宁静的言论。紧接着,有关部门讲话人和中央媒体谈论分析,纵然执行《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仍是贯彻“一国两制”。

  加之,中外媒体关於武警在深圳集训的报道。这时,人们最先信赖,中央将视香港时势演变推行《基本法》相关条款所赋予的宪制权责。

  然而,随同这样的预期,发生另外两种错误判断。其一,面临中央压力、阻挡派会畏惧而却步,从而,香港政局不会演变至需要贯彻《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的田地。其二,中央可能只是向阻挡派施压,因此,需要提醒中央重视把压力转化行动的结果。

  基於后一种错误判断,有人自以为高明地发放模棱两可的言辞,隐晦地忠告中央,香港经不起严肃行动。然而,这样的人假设了一个最主要的条件条件,即:“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会自动“悬崖勒马”。

  然而,面临中央压力,阻挡派虽然做计谋调整,重新强调手段的所谓“宁静理性非暴力”,可是,他们的政治态度和发动“玄色革命”的宗旨丝毫未变。极端激进分子暂时收敛暴力,可是,“规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口号不停於口。这一切充实讲明,香港政局的本质未变,依然是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与中国政府争取香港特区管治权,依然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钻营“港独”而爱国爱港阵营坚决停止“港独”。

  必须指出,在特区建制和建制派中,有一些人看清香港政局本质,却由于某种缘故原由居心歪曲香港政局。某些人实在属於“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或者就是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在香港的署理人。其他一些人则是由于既得利益而患得患失。

  资深谈论员、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