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f’_ rR-^ 香港恐将成废墟/叶建明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6

  周末两天,黑衣大盗的暴力再度升级。一大批大盗围殴警员,他们损失理智般地举着长竹、铁枝追打警员——这不是老鼠戏猫的“肥皂剧”,而是必欲置警方於死地的杀戮大剧。云云局面看得人心惊胆战,为香港沦完工“暴力之都”而叹伤。

  “流寇式”袭击加剧警民矛盾

  这个周末,我们进一步见识了大盗的破坏威力。在观塘一带,他们毁掉造价昂贵的“智慧灯柱”,只是由于他们愚蠢地以为,这些灯柱有“人脸识别”功效,会拍下他们在香港陌头搞破损的面貌。不外拆下来后的效果令他们被打脸,这些灯柱还真没有“人脸识别”的功效,不会侵占小我私家隐私。其智慧处在於除了照明还可以监测都会空气质量、网络违章停车等交通讯息数据。这是香港推动智慧都会建设的公共设施,不外却惨遭辣手。

  若是说,他们担忧智慧灯柱会人脸识别,那麼,他们放肆破损交通路灯是为了什麼?另外,红磡海底隧道的收费亭、指挥灯,港铁站内的设施、收费区的闸门被破坏,又是为了什麼?

  他们似乎对这个社会,对这座都会有你死我活的愤恨,必欲破坏而快之。

  周末,大盗的暴力行动还显示一个新特点,那就是在葵青、荃湾、尖沙咀、深水埗等地举行“流寇式”袭击,把暴力衝击引到职员浓密的商业区、住民区,令警方有所顾忌,增添警方执法难度,并刻意加剧警民矛盾。

  若是从6月12日算起,香港动荡时间已经迫近“佔中”的79天了。而此次的暴力强度和破损性远远大於“佔中”,对香港经济社会的负面影响将会十分深远。现在,绝大部门至心爱香港的人深陷忧虑中,期待暴力能够远离,动荡早日停歇,秩序能够重返香港。克日,行政主座林郑月娥提出构建对话平台,盼与差别阶级、差别政见人士相同,寻找出路。上周六,来自教育界、宗教界、社福界、政界等差别界别人士就怎样构建对话平台举行首次筹备集会。各人目的得一个,就是怎样能够通过普遍的对话解开迩来危急的僵局,令香港有可能转危为安,重新上路。

  虽然,一些人对於这个平台能否有用止暴制乱存疑,但通过对话排难息争,以相同取代暴力,以理性替换衝动,是走向止暴制乱的第一步。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不停改善,群策群力,不失为解决逆境的一个措施。

  在这个生活与扑灭的要害时刻,香港选择对话照旧反抗,将带来截然差别的效果。而选择对话,给香港一线生气,是多数市民的期盼。建立一个有各方人士普遍到场的平台,另有一个有意义的作用,那就是逐渐凝聚和展现社会的主流民意。让激进暴力分子和其支持者能够掂量民意的分量,感受民意的压力,进而在民意的高压下收手。

  70多天的动荡,人们常听到一些示威者的一句话就是:“不训斥、不割席、不笃灰”。用通俗的话诠释就是会对暴力行为听之任之,由于相互是同志。若是说,那些阻挡派政客“不训斥、不割席、不笃灰”目的是需要一批炮灰为其衝锋陷阵,令他们火中取栗,乱中取胜,获得政治筹码;那麼,对於宽大市民来说,“不训斥、不割席、不笃灰”意味着什麼?这意味着纵容和一定暴力,是给暴力激进分子的一剂强心针,令他们更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行使暴力,令各方无法阻止,警方执法将越发艰难。可是,云云的“不训斥、不割席、不笃灰”,认同大盗以砸烂香港为目的,市民能够从中获得任何利益吗?

  数十万人或因衝击而失业

  暴力乱港,得益的只有阻挡派政客和其背后势力。宽大市民已经或者正在感受到动荡带来的灾难:每当某区宣布“遊行”,当地店舖早早落闸,有如妖怪降临;一些食肆因动荡而结业;旅遊业、零售业凋零,数十万人手停口停;外出公幹、旅遊,会因机场停摆而影响行程;搭乘港铁、巴士、的士,也可能突然受阻,影响出行,上班。信赖这些搅乱正常生涯秩序的暴力运动不少港人都有履历。岂非这是港人想要获得的吗?

  有“善良”的人以为,这些年轻人是为了“明天的香港”,以是需要支持。可是请别遗忘,明天的香港是建设出来的,而不是暴力出来的。暴力不会带给我们任何正面的价值,暴力只会打碎香港的今天,而废墟上的建设就一定是漂亮的伊甸园?请看看还在动荡中的中东等地域吧。

  作为一个成熟资源主义制度下的都会,无论是政治制度照旧经济制度,香港并不完善,生长中的不少逆境,需要通过种种起劲才气够解决。特殊是此次风浪,种种深条理问题都浮出水面,对政府未来施政提出明确要求。不行否认,这场政治风浪导致香港严重撕裂,一些年轻人更趋向极端,未来要实现社会安宁与生长,会越发不易。但无论怎样,香港必须向前走,止暴制乱是香港重新上路的第一步。而要实现止暴制乱,民意的支持必不行少。香港各方人士与暴力“割席”,对暴力说不,切合自身利益,也切合社会整体利益和久远利益。

  说“不训斥、不割席、不笃灰”的市民,需要反思了。是令香港更好,照旧令这座都会焚毁,今天你的决议是要害。

  天下政协委员、香港岛各界团结会常务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