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R„gQ{ 2–¦yå]‹N 抵禦反华势力再乱港/刘兆佳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6

  总而言之,这些反华势力信赖,一个政治动荡、社会不安、民生凋敝、经济滑坡和民众惊骇不安的香港会有时机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回应香港内外反华势力的要求,让他们取得相当部门的香港特区的管治权。最低限度,阻挡势力在这样的一个香港很有时机在政治上“翻盘”,甚至取得更多的政治气力。详细来说,阻挡派盼望这场动乱能够让他们在今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和明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取得佳绩,从而让他们可以用议会困绕政府的方式左右特区政府的施政,尤其是阻止香港订立维护国家宁静的执法法例。就算他们这些政治目的落空,最少香港也会由于遭受动乱的蹂躏而元气大伤,使得特区政府管治难题和政局不稳,要恢复过来生怕也要一段很长时间。这样的一个香港对国家的崛起不光作用下降,香港更会成为国家的政治负担和宁静威胁,而美国、其西方盟友和台湾也会经常拿香港为中国製造贫苦。在那些情形下,“一国两制”亦难以在香港周全和準确贯彻。

  要有用妥善应对香港当前的乱局,逐步恢复香港的政治稳固和重修有利於经济生长和民生改善的情况,并把“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纳入正轨,当前急务一定是止暴制乱,尽快遏止暴力和竣事香港的乱局。一天暴力行为没有受到停止,一天香港的时势便会走向失控,经济民生情形变坏,社会上的对立分化愈趋严重,民众对特区政府的信心流失,特区政府无法驾驭政治局势,香港与中央的反抗升级,两地同胞关係破损,香港的投资情况恶化,香港的国际声誉严重受损,而那些对香港繁荣稳固和对“一国两制”乐成落实有利的事情亦无从开展。

  诚然,就算暴力行为平息,宁静示威运动也会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发生,中央和特区政府仍然要面临不少它们无法允许的政治诉求。不外,暴力行为平息后,民众的恐惧感会下降,香港人的理性和务实心态会有时机重新仰面,而中央和特区政府也可以在较为平和的情况下推展各项有利於改善经济和社会局势的事情。当内外反华势力明确到他们不行能通过暴力行动来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让步,而香港人也最先熟悉到抗争行动不行能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退让,继续下去只会令香港和自己支付越来越大的价格的时间,种种抗争行动也会逐步淘汰,儘管某种政治重要状态仍会长时期在香港存在。

  在止暴制乱的历程中,香港警员队伍的主要性不言而喻。在中央不脱手的情形下,香港警队是守卫“一国两制”、维护治安和停止暴力的中流砥柱。回归以来,香港从未发生过大规模和长时间的动乱,因此这次动乱对香港警队来说也是一次崭新的履历,也是亘古未有的严肃磨练,以是在停止暴力的历程中难免有不足之处,也只能通过履历的累积和总结不停改善。即便云云,在已往的两个多月中,香港警队恪守天职,忍辱负重,受苦耐劳,在止暴制乱上的事情大要上照旧很是称职的。若是香港未来再次发生动乱的话,香港警队在此次应对动乱中所取得的履历和教训一定会让他们日后在平定动乱时有更优异的体现。

  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固然清晰明确香港警队在守卫“一国两制”、守卫香港特区政权和维护“一国两制”的主要性,以是才把香港警队作为他们的主要战略攻击目的。他们以种种手段试图瓦解警队的士气、分化警员队伍和削弱其战鬥力。他们不停使用警员在事情上的一些不足之处来攻击警员、散播对警员倒霉的虚伪信息、使用部门香港人对年轻暴力分子的同情、借助部门香港人对特区政府和对中央的不满等要领在社会上製造“仇警”情绪,把警员和部门香港人对立起来。他们又把警员和他们的家人的小我私家信息公然,让他们受到威胁和滋扰。他们更鼓舞部门市民故障警员的制暴行动,增添警队事情的难度。即便云云,那些对香港警员有意见的香港人实在也深明香港警员对守护“一国两制”和维护治安和秩序的至关主要性,因此仍愿意在一定水平上配合香港警队的事情。主要的是,在香港警队面临严肃挑战之际,中央和香港的爱国气力实时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一定和勉励,施展了主要的鼓舞警队士气和增强其团结性的作用。

  时至今天,随着香港政府和警队对暴力行为的停止力度不停增强,香港人对暴力行为的容忍度逐步下降,而越来越多的暴力分子又由于被抓捕而要支付极重价格,暴力行为已经最先无以为继。策劃、组织、资助和指挥暴力分子的香港内外反华势力手上所能用的“兵”也越来越少。这些势力也最先意识到到场到抗争行动的香港人的人数亦在下降,而美国和其西方盟友对他们的支持也会由于中国的反制而有所收敛。香港的激进分子也知道激进暴力行为不行能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向他们退让,而他们也明确到越来越有可能面临执法的惩处和社会的训斥。不外,短期内香港内外的反华势力仍会负嵎顽抗,不会容易收手,以是时势还会相当反覆。因此,止暴制乱的事情依然迫切,但这项事情信赖会越来越获得宽大香港人的支持,而阻挡暴力的社会气氛亦已最先逐步形成。

  展望未来,止暴制乱的事情必会乐成完成,并对香港内外反华势力发生相当的警示作用,让他们知道以暴力行为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屈服的图谋是不行能得逞的。此次香港的严重动乱印证了邓小平先生对回归后香港可能泛起动乱的判断的准确性,也增强了宽大香港人对香港未来政局的危急感。在未来一段颇长时间,为了停止中国的崛起,美国和其西方盟友、“台独”、香港的阻挡派和年轻激进分子不会由于此次动乱未有乐成而善罢甘休,必会捲土重来,在香港兴风作浪,并以香港来胁迫中国。中央、特区政府和香港人对此也必会提高小心,修建好种种防禦工事,目的是要更好的维护国家和香港的宁静,停止那些故障“一国两制”乐成实践的内外反华势力,消除那些倒霉於“一国两制”周全和準确贯彻的消极因素,改变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对“一国两制”和国家的认知和让他们明确到在“一国两制”下所应该负担的责任,从而让“一国两制”在香港得以行稳致远。

  (本文为8月24日天下港澳研究会专题座谈会上的讲话稿下篇,原题为“邓小平论止暴制乱”,有删节)

  天下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