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QKYb 其他人在哪裏?/方靖之

 行业动态     |      2019-08-30 16:16

  一连两天的遊行,再次演酿成大规模骚乱,上周六的观塘遊行搞得东九龙天翻地覆;周日的荃湾葵青遊行,更泛起惨烈的“白刃战”,大盗使用荃湾旧区狭隘的地形,匿伏困绕,发了疯的袭击警员,完全是要置警员於死地,导致多名警员严重受伤,有警员为保障同袍及在场人士宁静被迫向天开枪示警,大盗更在区内破损商舖门窗。他们之后又流窜到深水埗和尖沙咀搞事、到红隧破坏。大盗的“流寇式”袭击再次对社会造成严重的危险。

  大量“黑记”阻挠执法

  大盗武力不停升级,再加上有大批醉翁之意的记者、一些真假难辨的市民在现场做配合、打掩护,令警方执法面临极大难题。全天下都不行能如香港般,记者可以有恃无恐的阻挡警员前面,而且在警员执法时用大量镜头骚扰警员,不停诘责警员执法缘故原由,让大盗脱身,事后更对警方无理指责,鸡蛋挑骨,这些人与其说是记者,不如说是“黑记”越发贴切。

  面临云云恶劣的情况,面临云云兇残的大盗,警队每一次执勤、每一次清场都要蒙受极大的风险和价格,警员更要蒙受极重的心理和心理压力,既要防範大盗的施袭,又要挂心家人被无良网民起底,担忧子女在校园被人欺压,支持着警员在极重压力之下执法的,正是捍卫法治的初心和宗旨。法国“黄背心运动”时代,警员由于蒙受极重压力而泛起严重的自杀潮,今日警队的压力不比法国警方轻,所支持着前线警员的,不外是意志和信心。

  前线警员无怨无悔的捍卫法治,但这场风浪绝非警队片面所能解决,这是一场由外部反华势力策动的一场“颜色革命”,在行动上更带有恐怖主义的苗头,当中的组织、物资、计谋、文宣等都有细密部署,前线的大盗更显着受过严酷训练,这是一场管治权的争取,是一场与外部反华势力的鬥争。然而,外界看到的是,在这场鬥争中往往只见到警队在孤军作战,甚至是孤苦奋战,但这场战争不但关係警队,更关係全香港,市民不禁要问,在警队奋战的时间,其他人在哪裏?其他政府部门在哪裏?

  当一些阛阓及屋苑拒绝警方入内,一些阻挡派人士居心挑动屋苑法团对警队的不满,不停刁难警队执法时,律政司在哪裏?为什麼律政司没有出来明确表达有关的执法依据,明确警队完全有权进入阛阓及屋苑执法?当警员冒着生命危险将违法分子拘捕之后,律政司却迟迟未作出检控,律政司的检控部门又在哪裏?内地男子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外喷字被捕,法庭“速审速判”,但对於大批违法分子、大批危险人物,法庭至今仍未最先审理;警员在前线披荆斩棘执法,当需要改变恒常审讯模式以加速审讯时,法庭又在哪裏?

  面临这场“颜色革命”,需要整个社会、全个政府的配合及发动,但当示威者果然将种种政治宣传品以至警员的“起底”资料随处张贴,酿成一个个非法“连侬墙”时,食环署在哪裏?当医院拒绝甚至阻碍警员执法时,医管局在哪裏?当大盗使用种种交通工具流窜各区破损,巴士公司以至港铁甚至为其提供逃走专车时,运输署在哪裏?当大盗由外地源源不停输入种种物资时,卖力把关的海关又在哪裏?当警员由于执法而被大盗针对,甚至连警员宿舍都成为大盗攻击工具,大批警员家人有家归不得时,政府又有没有提供支持,民政事务署和社会福利署又在哪裏?

  当大盗将魔爪伸向学校,发动大批学生到场暴乱,甚至果然在校内策动罢课时,教育局又在哪裏?当有航空公司的机师和空姐,有组织地到场政治运动,甚至裏应外合在机场提倡种种“不互助运动”,连国家民航局都要脱手阻止时,香港民航处在哪裏?当政府需要宣传政策、澄清外界不实报道时,香港电台又在哪裏?

  政府须总发动支持警队

  在香港遭遇回归以来最大一场政治风暴,当警队在孤苦奋战之时,外界不禁要问,其他人事实在哪裏?在风浪中连政府机构都没有全力配合、支持警队,部门公务员甚至“食碗面反碗底”,在背后抽刀,似乎失去了掌控全局的能力,让警队只能独自面临数之不尽的敌人,成为众矢之的。儘管警队有三万多人,但计入文职及轮班等因素,已是左支右绌,面临每星期不停升级的暴力衝击,警队已经蒙受住极重的压力。特区政府必须拿出意志和刻意,全力支持警队执法,不但是口头上的支持,也要有现实性的支持,更要发动各个政府部门、社会各界的支持和配合,与警队并肩作战,配合守护香港。否则警队有一日不幸倒下了,届时再不要问丧鐘为谁而鸣,丧鐘正是为你我而鸣。 资深谈论员